奇亿注册地址:走进花城博物馆 寻港故宫“同款”
标签: 发布时间:2022-08-02 09:54:47 次浏览
 图:市民在南越王博物院观赏定窰瓷器展览。  已于7月正式对公众开放的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汇集大批珍宝:神态自然的孩儿枕、威武勇猛的虎枕,还有色彩斑斓的珐瑯瓷…

  图:市民在南越王博物院观赏定窰瓷器展览。

  已于7月正式对公众开放的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汇集大批珍宝:神态自然的孩儿枕、威武勇猛的虎枕,还有色彩斑斓的珐瑯瓷……在展品中,广州市民也不难从中发现熟悉的“身影”——原来,自己身边的博物馆里也有不少与香港故宫展品遥相呼应、异曲同工的“同款”:它们或是流落在外被香港藏家购得后捐出,或是产自湾区内地城市,被列入贡品名单北上京城,后被故宫博物院调拨到广东各博物馆收藏。如今虽不能到香港故宫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但行走花城,造访博物馆,也能在不经意间感受偶遇香港故宫“同款”的趣味。\大公报记者 黄宝仪

  北宋定窰孩儿枕称得上是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的镇馆之宝。“定州花瓷瓯,颜色天下白。”定窰出自古定州,以烧造白瓷而名扬天下,自唐至元经历了七百年的盛衰发展。历史上的定窰长期承担贡御、进奉等官派任务,烧造供官府和宫廷使用的瓷器。产品同时远销朝鲜、日本、埃及等地。

  定窰产品胎质洁白,釉质温润,素雅古朴,历史上追捧者众多,清乾隆帝正是其中之一,其《御製诗集》中提及定窰的次数仅次于官窰。乾隆皇帝对孩儿枕尤为锺爱,据清宫造办处档案记载,乾隆在位期间曾多次提看孩儿枕,并下令为其配制木座、棉垫。

  横卧娃娃擎荷 尽显天真童趣

  暂时无法亲临现场看看深受乾隆爷喜欢的孩儿枕,记者便走进了广州的南越王博物院王墓展区,欣赏它的“同款”──金代定窰褐地剔牡丹花擎荷叶娃娃枕。和北宋定窰孩儿枕的卧睡娃娃造型不同,金代定窰褐地剔牡丹花擎荷叶娃娃枕的枕座是横卧娃娃擎荷形象,以荷叶作为枕面,娃娃闭着眼睛侧身而卧,看起来多了几分童趣与天真。南越王博物院馆员黄巧好告诉记者,孩儿枕流行于金代、宋代,当时民众喜欢多子多孙,就连枕头都要使用儿童造型,寄托他们“多子”的期盼。

  南越王博物院王墓展区不仅有香港故宫的“同款”孩儿枕,还有“同款”虎枕。古代百姓把虎视为有灵性的保护神,他们相信以虎为枕可以避凶除恶,去邪压惊。南越王博物院的“同款”金代山西长治窰褐地黑白彩虎形枕,以卧虎为枕座,额头中间画一“王”字,在虎头、尾、爪部位塑出大致凹凸轮廓,再用墨彩画出条纹状虎斑与虎口、眼、鼻、耳等,整个虎身不成比例,头部巨大且与身体融为一体,四肢明显缩短,看起来带有一点卡通感,与香港故宫虎枕的猛虎形象截然不同,又相映成趣。

  港商伉俪 义赠200余藏枕

  值得一提的是,南越王博物院这两件香港故宫“同款”都来自香港著名实业家、文物鉴藏家杨永德伉俪的捐赠。据介绍,杨永德约于20世纪70年代把视线转向宋代陶瓷枕,在他看来,陶瓷枕既是实用器,又是艺术品,其造型、釉色、装饰手法变化多样,饱含朴实的民间韵味,有些枕上题写的诗词或格言还具有道德教化的寓意。记者从南越王博物院了解到,目前馆内共收藏枕类文物776件。

  1992年,杨永德与夫人将多年珍藏的200多件中国唐至元代陶瓷枕捐赠给广州西汉南越王墓博物馆(今南越王博物院前身之一)。这批藏枕数量之多,品类之全,窰口之众,在当今之收藏单位中亦属少见。黄巧好表示,今天观众欣赏这些珍藏瓷枕的同时,也可以从中感受到香港实业家的家国情怀。

相关内容

本文由奇亿pt编辑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处

本文链接:http://robocho.com/news/1239.html